銘師動態

【原文轉載】一道風景,溫故知新——讀蘇忱《與一線教師談科研》有感·· 2020-04-17

轉眼間,當我提筆時,三尺講臺上業已留下了自己十二年的青春。我深深覺得,教書育人,是路漫修遠,是上下求索,是日復一日將誠懇投進平凡生活,是年復一年以熱忱相助學子進步。作為師者,便行走在這條無涯之路上,無須急急奔跑,也不惘然停滯,只需一路向前就是了。不過,可能有人會問,漫漫長路,如此平淡,即便不倦,何來喜悅?其實,這也是我剛剛踏上三尺講臺時的自問,幸運的是,沒過多久我就有了自信的答案——當自己愿意去尋找發現這條教育之路上科研的風景時,一切喜悅精彩,盡皆到來。


WechatIMG359.jpeg

當我讀罷蘇忱所著的這本《與一線教師談科研》時(以下簡稱《與》,以免表述繁贅),便又一次沉浸在這樣的喜悅之中。這是一種溫故之喜,也是一種知新之悅。就如同談起教科研本身,這道風景于“探尋者”心中熟稔,且常伴常新。猶記得作為職初教師的自己,面對著整日緊張忙碌的備課上課,以及狀況頻出的課堂,內心著急萬分,又苦于無人能來拯救自己,也不知這種日子的最后約期。就在彼時,學校人力資源部的陳紅梅老師和她的團隊為我送來福音——要不做教科研試試?也許教科研會協助慢慢將眼前這團亂麻解開。對此,我起先將信將疑,畢竟那時候的自己已經是疲于奔命了,哪怕再加一根稻草,也有可能將自己壓趴下;可是,若不這樣“置之死地而后生”,或許也沒有其他法門了。于是,我在自己這張白紙上第一行的位置,鄭重其事地寫下了“教科研”三個字。沒想到這一寫就是十二年。除了專家團隊予我的悉心引領之外,推動我不斷前進的,便是被許多人誤解作負擔而沒有真正認識到的做教科研的好處,那就是“以教促研,以研優教”?!杜c》中第二講“教育科研如何避免同質化”中提到的“運用或引用科學的教育理論與方法去解決日常工作中的實際問題,同時通過研究對教育理論進行檢驗和校正”,就是對此的闡釋。于實踐中,我認識到,教科研讓擋在面前的困惑煩惱都成為暫時的停留,到最后,一切終會峰回路轉,柳暗花明。


對于教科研的認識,在《與》的第一講中談到,“單有勤勉踏實的工作態度,把精力全部用于日常教育教學事務,而不注意學習教育理論,不善于總結自身與他人的成功經驗和失敗教訓,這樣的教師最終將成為‘機械的知識傳遞者’”,而“教育科研活動是提升廣大一線教師的基本能力與素養,加速專業化成長步伐的重要途徑”。這就是說,教科研并非什么高深莫測的東西,好像非要老學究才能駕馭得了,同時亦并非脫離實際,跟著教育的熱點風潮給研究貼上“高大上”的標簽——這一點在《與》的第二講中也提到了。事實上,做教科研就是要從教師的實際教學出發,去發現最鮮活的問題,然后想方設法去調整改變,加以優化,以至于完全解決。從這一點上來說,包括職初教師在內的所有青年教師都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因為現實中這樣或者那樣的教書育人的問題就擺在面前,大大小小交織成了師者的三千煩惱絲,雖經資深教師指點,可那濃縮了歲月精華的理論委實需要自己重新思考研究,嘗試落實,才有可能見其效——說到底,這不正是教科研的做法么?況且青年教師有精力、有抱負、有熱忱,只要用心去做,即便不能徹底解決問題,也至少能對現實問題進行反思,通過自己的努力使得問題趨于一個較好的走向,同時,“雖不能至,而心向往之”的真誠心意也會打動作為教育主體的學生的心靈,很多問題便能在師生的齊心努力下有個更好的結果。


回想工作至今所做的課題,無論是歷時五年從校級課題升格為區級一般課題的“高中語文教學中滲透親情教育的方式與效應的實踐研究”,還是“高中階段師生書信交流滲透學科育人價值的研究與實踐”“高中語文隨筆寫作指導的研究與實踐”“高中議論文寫作分階段提升法的實踐研究”,這些課題的誕生,無一不是源自我的教學生活,源自我所面對的一屆屆各不相同的學生們,在與他們的交集中產生了困惑與問題,促使我去認真面對,而我也在一次次歷練中愈發明晰整個教科研的過程。記得當初第一次全然不懂又不學習如何做教科研,沒有任何研究過程,只是自說自話查找了各種教育論著而呈上了一篇像大學論文的東西,那種紙上談兵后來逐漸被一套正規嚴謹的教科研過程所取代,先將經過思考分析后的教學實際問題確立為課題,寫完開題報告并在論證之后再正式進入研究階段,從行動研究和理論研究等方面多管齊下,努力去尋找解決問題的科學合理的做法,最后把研究過程、實踐效度和感悟等組織成研究報告。


這一過程也在這本《與》中十分清晰地呈現了(目錄便是按此過程設計的),可以說它是一本一線教師做教科研的入門書?,F在一部分教師因為年輕而頗有好高騖遠之氣,又大略根基不深,最后也較難取得成功,所以不能小看這樣的基礎性研究指導,因為夯實基礎是通向解決問題的關鍵。譬如在第九講“用行動研究彌補研究與應用間的脫節”中,作者談到“當第一步行動實施一個階段后,就需要對行動結果進行適當的監控和評估,對獲得的結果進行思考、反省和討論。如果發現設計的目標出現誤差,就需要重新設計你的行動目標;如果發現行動步驟不夠合理,就需要根據實際情況,重新設計行動步驟,在此基礎上調整你的計劃,進行第二步行動”——看似簡單的“行動”二字,卻是紙上談兵遠不能及的,是教科研能夠取得實效的重要基礎,也是投身于教科研的千萬教師在研究過程中“痛并快樂著”的真實寫照。


隨著對教科研認識的逐步深入,我認為我們如此全力以赴做課題的目的,其實不止于自我的“以研優教”,也不止于得到同行與學生的肯定和稱贊,而是應該考慮如何將得來的小范圍成果加以應用與推廣,使更多師生受益,轉化成改變教育中普遍存在的某種情況或問題的解決方案(當然,在此操作過程中依舊要運用行動研究,根據情況的差異性進行合理調整,以確保實踐效果)。這一點在《與》的第十三講中,與我心有戚戚——“只有推廣和應用,才能使更多的教育同行獲得符合教育規律的教育體驗與教育經驗,熟悉成果內容,同時使成果產生輻射作用,使教育科研產生共振效應”。當然,不得不說,還有一個問題困擾著我。我所做的“高中語文教學中滲透親情教育的方式與效應的實踐研究”和“高中階段師生書信交流滲透學科育人價值的研究與實踐”兩個課題都屬于德育課題,而德育課題在最后的評價階段沒有明確可以量化的數據,這就導致課題的最終效果在他人看來有“王婆賣瓜”之嫌,而事實上這些與學生關系密切的德育課題,在對學生的人格塑造、品性涵養方面的作用,是絕不亞于學科教學研究對其知識能力的提升的。也因為無法量化的關系,我發現做德育課題的老師相對較少,更別說較大范圍內的應用與推廣了。關于這一點,《與》中似乎未曾提及(畢竟一本書難以做到面面俱到)。但我不以為這是種遺憾,這或許是做教科研的一種現實困境,需要更多師者一道思考與努力,才能做好這個關于教科研的大課題。


除了在《與》中溫故自己走過的教科研歷程外,我還于書中品讀了作者在研究實踐的各環節分享的鮮活案例。除了通識部分之外,還有一些好的做法與細節優化讓我眼前一亮,可謂之知新了。而串聯起我溫故與知新喜悅的,恰恰是作者傾注于書中的認真與誠懇,這種感受同樣無法量化,只在兩個欣賞教科研風景之人,一次微笑相逢。期待有更多后來者讀到這本書,加入到教科研的行列之中,用心為自己平凡的教育之路尋找一道美而有價值的風景,為學生的成長進步留下務實的足跡。


作者簡介:

戴文開:上海市金山中學語文教師,金山區“明天的導師”工程骨干教師,金山區高中語文中心組成員,金山區作家協會會員,原上海市作家協會“文學百校行”中學生創作會指導教師。


Copyright ? 2015 by 上海銘師培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52613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