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師觀察

李政濤:教育是看問題的“眼光” 2019-09-17


2019年9月8日,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華東師范大學基礎教育改革與發展研究所、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共同主辦了以“生命永恒,教育永恒——于漪·成尚榮·李政濤共話基礎教育改革70年”為主題的“大夏教育·高端論壇”。


1568702343112463.jpg


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華東師大基礎教育改革與發展研究所所長、華東師范大學“生命·實踐”教育學研究院院長、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李政濤在會上做了主旨發言,從凝聚“社會教育力”和樹立“中國自覺”的雙重角度,為未來基礎教育改革與發展指明路徑。


1568702608171438.jpg



01

 

 

我今天站在這里,首先要表達的是敬意,是致敬。

 

我要致敬周國平先生。30年前,他的《人與永恒》引發了、催生了今天的《教育與永恒》。周國平先生他的思考和言說讓我確信:

 

無論什么樣的時代,我們都不能缺少對教育,對人生,對生命成長的哲學思考,哲學永遠與我們同在,它永遠不可替代。

 

哲學不是知識,也不只是一門學科或者學問,哲學就是我們人生的一部分,是我們生命成長的一部分。

 

我要致敬我的博士導師葉瀾教授,我的碩士導師吳秀娟,我要致敬從小到大教育過我的老師們,在第35個教師節即將來臨之際,我更加深切地感受到:這些老師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程度上,鑄就了我的人生,幫助我寫成了這本《教育與永恒》。


1568702707790063.jpg


我要致敬因為這本書而與我結緣的讀者朋友們,我始終認為:

 

閱讀是一種作者和讀者之間的相互召喚和相互應答,作為作者的“我”和作為讀者的“我”就建立起了關系,我們就結緣了,我們因此結成了“我”與“你”的關系,而不是“我”與“他”的關系。

 

我要致敬華東師大出版社,致敬華東師大出版社的“大夏書系”,剛才雷校長所做的中肯的評價,我非常認同。

 

 我經常說,因為有了華東師大出版社,因為有了“大夏書系”,中國的教育學不一樣了,中國的教育理論研究不一樣了,因為有了“大夏書系”,中國教師的精神生活、精神世界和精神宇宙跟過去不一樣了。


我還要特別要致敬我們的于漪老師和成尚榮老師,盡管他們的人生經歷、教育經歷、職業經歷不同,但是他們在很多方面極其相似,非常的神似。

 

這種神似可以概括為“正大光明”,他們都是正大光明的人民教師。




02

 

所謂“正”,他們都有正氣,浩然正氣,他們的思想中有正氣,行動中有正氣,言說和表達中有正氣。 

 

剛才我們聽了于老師的發言,成老師的演講,我強烈感受到他們的正氣何其的充盈充沛和充實,他們還有“正道”,追尋教育的正道。

 

在于老師那里,正道就是心中始終裝著學生,要教會學生,把學生當做自己最大的寶貝。在成老師這里,兒童研究就是教育研究的正道,兒童文化研究應該位于教育理論研究的前沿。

 

所謂“大”,他們都很大氣,他們心中裝的不只是教師自己,不只是教材、教參、課標,他們心中裝的是學生,裝的是兒童。

 

他們眼里不只是自己的學科、自己的教室,自己的校園,他們眼里有國計民生,有我們的中國,有我們的民族文化。

 

在他們心中裝的不是育分,而是育人,是人的質量,裝的是立德樹人。

 

他們有大愛,愛學生,愛教育,愛課堂,愛我們的中國與中華民族,因為有這樣的大氣大愛,他們有了“大志向”和“大氣象”,他們是有大志向大氣象的人民教師。

 

所謂“光”,他們都是自帶光芒的明燈,剛才于老師和成老師都提到了明燈,其實,他們自身就是一盞明燈,不僅照亮了自己的生命,也照亮了很多老師的生命。

 

這個光明從哪里來?

 

來自“實”,他們都是實心實意的老師,真實做人,踏實做事,老實做教育。

 

他們的教育人生,是真真實實、踏踏實實、老老實實的教育人生。

 

因為這樣的實,他們全身心把生命投入到教育,全身心地用生命去歌唱教育,能夠用全身心生命去歌唱教育的老師,這樣的人有光,這樣的人就是明燈。

 

所謂“明”,就是明事理,明教育的事理,明生命的事理,明生命成長的事理。

 

“明”從何來?

 

我發現他們兩個老師都是有強健的精神力、深厚的教育力和強大的學習力的老師。

 

無論是九十一歲的于老師,還是七十八歲的成老師,他們從來沒有停止過在實踐當中閱讀、思考、研究和寫作,他們身上特別體現了什么叫終身學習,他們就是終身學習的典范和標桿。于老師、成老師和剛才成老師提到的李吉林老師,他們都是正大光明的人民教師。

 

 我認為,70年代的中國基礎教育、新時代的中國基礎教育,能夠擁有這樣的老師,是我們的時代之福、國家之福,是我們廣大教師之福,所以我鄭重提議,我們在座老師用熱烈的掌聲對他們表示真誠的敬意!


1568703397139969.jpg




03

 

剛才兩位老師的演講,給我帶來很多觸動和感法,他們雖然視角不同,但是不約而同落到三個焦點上,第一是“中國”,第二是“教育”,第三是“立德樹人”。

 

受到他們的啟發,接下來說說我個人的想法。

 

我先來談談中國。

 

多年前我們請了美國知名教授一起研究、探討我們的基礎教育改革,他講了一個觀點,他說你們的改革不要總是向美國學習,向芬蘭學習,你們不要改著改著,學著學著,把你們中國基礎教育的國寶給丟了。

 

他概括中國基礎教育有八大國寶。

 

例如,中國的教研制度,我們有教研員,我們有教研組,我們有非常獨特專業和行之有效的教研制度,我們還有獨特的教師專業發展制度,中國的教師培訓和研修都非常獨特,而且卓有成效。

 

六年前,我訪談了當代著名的教育學家,德國洪堡大學的本納教授,在訪談最后,我請本納教授對中國基礎教育改革和教育學研究提一條建議。

 

他說,中國正在經歷從近代向現代的轉型,正處在轉型的道路上,但是這種轉型不能靠“進口”,你們的轉型之路要靠你們自己探索,只有中國才能自己走出屬于中國的轉型之路,創造屬于中國自己的轉型之路。

  

兩名外國教授給我們什么啟發?

 

剛才成老師特別引用了一句話,要扎根中國大地做教育,這提醒我們:

 

我們要帶著中國自覺,自覺建構基礎教育改革中的中國經驗和中國典范,自覺為世界基礎教育改革做出中國貢獻。

 

我時常提醒我的校長朋友們,在總結辦學經驗,提煉教育思想的時候,如何展現出中國文化的基因、中國文化的根基、中國文化的命脈?

 

要把當下的教育思想、辦學經驗放在中國傳統文化的脈絡長河里去定位和表達,這是校長的本分和責任。

 

我也經常提醒我們的語文老師,“在中國”做語文教師,很重要的責任和使命是要在語文課堂上把我們的漢字之美、漢語之美、中國文學之美展現給中國兒童。

 

用《詩經》當中“悠悠我心,青青子衿”和“楊柳依依”的溫柔之美,用唐詩中那種“明月關山,大漠孤煙,滄海桑田”的浩瀚壯闊之美打動我們的孩子,擊中他們的靈魂。

 

如果一個語文老師,教朱自清的《春》和《荷塘月色》的時候,他不僅是教《春》和《荷塘月色》的寫法,他是怎么寫出《春》和《荷塘月色》的,他還能教朱自清寫出荷塘月色的漢語之美、中國文學之美,對孩子進行中國文學之美的啟蒙,這是好的語文老師。

 

他有中國自覺,有文化自覺,他盡到了于老師所說的中國教師的本分和責任。

 

我還經常提醒我的學生們,作為教育理論研究者,始終要把握一個尺度,我們是在中國做教育研究,怎么直面中國教育的現實問題、瓶頸問題,在中國問題的解決中來建構屬于中國的理論,建構成老師講的中國特色教育學。 



1568712711129250.jpg


下面我再來說說“教育”。

 

眾所周知教育是人類各種實踐活動中的一種,人類有經濟實踐、政治實踐,還有教育實踐,它是獨特和不可替代的。

 

在我看來,教育不只是一種實踐活動和實踐行為,教育是看問題的尺度,看問題的眼光,如果帶著“教育尺度”和“教育眼光”看世界,教育無處不在,它不僅發生在校園、課堂、教室,也發生在機場、飛機、高鐵上,發生在博物館、圖書館、養老院以及商店里。

 

在日本,有一家蛋糕店,有一天來了個乞丐,手里拿著點錢說:“我要買個蛋糕?!崩习灏彦X接過來,轉身在柜子里找了個蛋糕,恭恭敬敬地遞給他,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說:“歡迎您下次光臨!”

 

旁邊小孫子看到后,很不理解,他對爺爺說:這只是一個乞丐,你怎么能要他的錢,而且對他這么恭敬,憑什么?他不就是個乞丐嗎!

 

他爺爺回答說:他今天到我店里來,是要用錢買我的蛋糕,不是要我的蛋糕,因此,今天,他不是一個乞丐,他是我的客人,他要的既是一份蛋糕,更是一份尊重。

 

這番話,這個場景,這個小孫子記了一輩子,這個場景就是對這個小孫子成功的教育,教育他什么才是真實的“教養”。

 

如同有人所言,對底層的態度,藏著一個人真實的教養。

 

不只是對于上位者、對于領導很有教養,對自己有幫助的人很客氣很有教養,如果對很底層的與自己的利益毫無關聯的老百姓依然很尊敬,這才是真正的教養。

 

所以在這個商店,在此時此刻,教育就在小孫子的精神世界留下了痕跡,產生了作用。

 

同樣,我們今天這么一個會場,其實也是一個教育場,也是一個課堂。當我們聽了于老師、成老師的演講之后,我們的心靈被觸動,我們的視野被打開,我們的生命從此發生了改變,“教育”就在這個會場發生了,我們就在課堂里,就處在一個強大的“教育場”里。

 

所以,教育無處不在,每個角落里都可能有教育的氣息,教育的味道和教育的力量。

 

這說明,教育就是一個巨大的磁場,把社會的不同力量都吸納進來,轉化為葉瀾教授所言的社會教育力和系統教育力。

 

因此未來的基礎教育改革,一個重大的現實問題由此出現了:

 

我們怎么把不同的社會中的教育力量匯聚起來,避免它們相互割裂,相互矛盾甚至相互對立,成為強大的社會教育合力。

 

這是當下和未來的中國基礎教育改革面臨的重大現實問題。

 

教育不僅無處不在,教育也無時不在,當人類誕生的那一天,當我們生命出現的那一天教育就出現了,它始終與我們在座各位的生命同在,所以生命在,教育就在,生命永恒,教育就永恒,這兩者之間永恒的真諦。

 

最后我想說的是,在通往終身學習的道路上,在繼續前行的道路上,我希望擁有三顆心:感恩之心、敬畏之心、期盼之心。

 

感恩也好,敬畏也好,期盼也好,都有能力和力量,特別是期盼。

 

無論我們當前的基礎教育有多少的困難,多少的障礙,我依然擁有對理想生命的追求,對理想教育的渴盼,對未來真正能夠建構中國特色教育學理論的期盼。

 

這個使命,這個責任,這個本分不僅屬于我,也屬于我們在座所有的老師,讓我們為這個偉大的理想、共同的目標一起努力。


1568703916131173.jpg





 者| 李政濤,華東師范大學教授

 源| 大夏書系微信公眾號(節選

 | 上海銘師(銘思)教育


Copyright ? 2015 by 上海銘師培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52613號-1